小说酒吧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玖盲风涩雨(第1页)

  他还不到需要专门的宫女来陪床的年纪,那是得等他十二十三了,才会做的事情。所以在感觉到太子有力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乳肉时,行云的身子都跟着颤了一下,叫她原本混沌的意识在顷刻间归于晴朗,又于第一刻急切地捉住了他的手。

  只是抓住了他的手,要他暂时停下手里的动作。她含着胸,缓慢地睁开了眼睛,依旧是那么温和地望着他,没有露出一点不合适的神情。她心知眼前人不过是个孩子,对男女之事尚且处在懵懂的阶段,现下对女人的身体抱有好奇实属正常,真要怪,得怪她先做了不合时宜的事情。

  “殿下?”

继而出声询问。

  “。”

岑开霁的两只眼睛盯着母妃那处玲珑有致的皮肉看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女人的问询才终于从适才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但他哑然,答不出一个字,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伸手,好像是母妃刚才翻身的时候露出了它的一角,又或者是那地方离心口更近,他想借此安抚母妃受伤的心。

  具体是哪一条,他记不起。当然不是完全不知道的,哪怕是半刻前,只要是他的手指还没碰到母妃的胸脯之前问他这个问题,他都能答上来。但他看见了,借着昏暗的月光看见了,母妃的躯体在月色中折射出皎洁的光,是没办法形容的柔软和纯净,紧接着指尖传来了陌生的触感,更吸引他,好像是遇上了一团鼓囊囊又软乎乎的东西,一下子夺走了他全部的意识。

  “殿下。”

她瞧见了小家伙盯着自己的胸口不肯挪眼,柔声哄了哄,又抬起一只手,将他不愿松的手掌合握在手心,十分有耐心地解释道,“你不该这样做。”

再摇摇头,当作强调。

  “好软。”

岑开霁像是没听见她说的话那般,只顾及自己的感受。当然,他是尊重母妃的,于是想了想,告诉她自己是被这样的感觉迷惑了,所以才会做出不合规矩的举动,“我喜欢。”

  异性在肉体上会产生吸引力,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尽管没有人教过他男女间的那些情事。他此前也没见过女人裸露的身体,但就是在她掀开被子要往外丢衣物的那一刻,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真情实意喜欢的。又因为第一个给他看到这处的是母妃,变得更喜欢了。

  女人的脸躲在暗处静悄悄地红了。此前听太子夸她身上香还不觉得,她只当是孩子嫌弃她身上味道太浓,谁知道这会儿又听他说自己的身子软,突然得到这种她本该在另一个男人哪里得到的夸奖,不由自主地心生喜悦,连带着手上的力气都卸了不少,又勾了唇。

  “那也不该。”

行云开口重申了一遍,“殿下,你现在还小,这种事情等过几年,我去尚宫署给你要两个小宫女来,让她们陪你。”

  岑开霁听见她说这话,脸上的痴迷逐渐消退了去,进而皱了皱眉头,回答,“我不要,我有母妃就够了。”

他好像记起来了,同窗的几位年长风流一些的世家公子们说过,同女人一起睡,从不是只盖着被子各睡一边,多少都要伸手摸几回,再揉揉她们胸口处的软物。

  是依偎着的。

  “胡说什么。”

女人笑他年纪小不懂事,还没见过小姑娘长什么模样,也没拉过人家的手,这会儿说话肯定是嘴硬,驳道,“到时候肯定喜欢得不得了。”

她不知道别人家的男孩都是怎么养的,只记得比自己大两岁的庶兄,五六年前十三还是十四岁刚开荤的那段时日,夜夜抱着两位陪房的姐姐,连着小半年都不肯早起,以至于被母亲提溜着耳朵骂,骂他玩物丧志,骂他没个正形。

  可不能教他做这种不知节制的事情。行云想想又改口,“现在怎么说都是早,等殿下年纪到了自然就明白。”

  他不觉得自己年纪小,甚至从某一日开始,再不愿自她嘴里听到“等你长大”

之类的言语,干脆地从她手心里把右手抽回来,答,“我已经长大了,你们说的那些事我都懂。母妃刚才说身上不舒服,我心里便想,兴许是父皇下手没轻没重,才叫母妃不高兴。若是让我轻轻地摸一摸,母妃就不会再难受了。”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一次一句,这一言一行。

  女人装了一肚子准备教导他的话全被这句顶回去,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以前觉得这孩子说话直来直往地交谈起来甚是轻快,谁曾想说起这种男女之间才会说的浑话,也完全不知道遮掩。这才八岁,说出口的话好似是要说:他想同自己做那种事情。

  成何体统,得把他引回正轨上。

  “太子殿下,今日同你说这一番话,心情已经大好了。”

不好训斥他,或者予以斥责,她只能转换了话题,“但这种事情是男人女人才能做的。比如,我同圣上,你同日后会来的小宫女,你的父皇和母后,我的双亲……”

她把能想到的例子都说出来,好让他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与自己同太子的关系完全不同。

  他的想法顺着行云的指引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抬眼看了看行云微微有些红润的脸颊,又低头瞧了瞧自己,心道,母妃是女人,自己是男人,就算做了这种事也没有半分错误。可回想起她片刻前多番的推阻,又义正言辞地向自己解释了这么多,想来再按照心里所想直白地回话,指不定要把她逼走。还想多和母妃做一些肌肤之亲的事情,于是话说出口时变成了,“霁儿明白了。”

  明白便好。行云舒了口气,心里思忖着自己是不是该把衣服穿回来,正要回身去地上捡衣服的时候,余光瞥见他自己把身体背了过去,缩在最靠里的位置上,一动不动,像是准备歇息。

  夜已深,不好再做太大的动静闹他,女人便转了身,平躺着再度闭上了眼睛,安然入睡。

  今夜本该如此的,或者说,日后他们每回同床之时都该如此,两人也许躺在同一张寝被里,可中间须当有一条明晃晃的楚河汉界,不能逾越、不可逾越。她不过是为他暖一暖床的母亲,他不过是尚未长大的,还需要女人帮扶的孩童。

  但这样和谐的关系还是被打破了。他盯着那堵墙,闭着眼,其实和睁着眼睛也没什么差别,毕竟脑子不能更清醒了。在听见院墙外的报更的宫人打过二更天后,太子回了身,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先是轻声地唤了句“母妃”

,等了许久都未见到她有回应后,大胆地掀开了盖在她胸口上的被子,赤裸的身体就暴露在他的眼前,一览无余。说不上标准的像个男人那样凝望她,但肯定是被乳肉引诱过的目光,接着伸手揉搓它,不用力,这样小的力气根本叫不醒她,她已然熟睡。又凑得更近了,要把她那处看个清楚明白,看见她淡粉色的乳尖,是柔软的,在拨弄了几回后逐渐硬挺,很有趣。

  他又想到了什么,坐起身去掀盖在她臀腿处的被子,想看看她小腹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只一眼就瞥见了女人双腿中间生了耻毛的那一处,再仔细看,看见了她双腿之间遗余出来的红。那红,不浅不深,不稀不稠,早已经干涸了,是粘在她的大腿内侧的皮肉上。

  尽管如此,还是能叫人轻松地辨认出来究竟是什么。

  “很痛么?”

太子喃喃,而后伸出手,想帮她擦干净那处的血渍,想叫她不再落泪,至少,可以更舒服一些。

  不知道碰到了哪里,他看不真切。因为那处藏在阴影里,只能靠手摸。他顺着耻毛粗糙的纹理往下,摸到了两片无比柔软的,甚至比刚才摸过的双乳还要柔软的嫩肉,多摸了摸。躺在他身侧的女人便忽然出了一声难以自抑的轻哼。

热门小说推荐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简介关于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阮月万万没想到,自己穿成宠妃不说,还带着整个师门开启了宫斗!师父你们小师妹是要当皇后的,全体注意,准备协助小师妹!大师兄山珍海味管够!二师姐丰胸秘籍包有!三师兄拿上我的剑,霸王硬上弓!四师兄还有我的迷情符,主动符,颠鸾倒凤符!被攻略的俊美皇帝老婆救命!...

一怒焚天

一怒焚天

作品简介他以残破之躯,战不朽神话他以癫狂之势,破霸世仙山!当恐惧如瘟疫般蔓延,当绝望充满众生双眼,唯有他不顾遍体鳞伤,高高地举起颤抖的手臂,面目狰狞地朝着死亡的方向冲了上去!哪怕只剩我一人,也绝不妥协!一怒,可焚天!书友一怒焚天...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仙神妖魔,王侯将相龙女掌灯,杯中盛海。野狐参禅,猛虎悟道朝游北海,暮走苍梧。仙神存世,妖魔立国。这些原本和齐无惑并没有半点关系。而总是在梦中看到方块文字的齐无惑,那时只想着能够参与来年的春试。直到在做黄粱饭的时候,有个老人给了他一个玉枕头,让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黄粱一梦。黄粱梦醒破凡心,自此大开修行门。金乌飞,玉兔走。三界一粒粟,山河几年尘。把剑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作品简介生父设计,将她送入狼窝,嫁给老丑残疾的大人物傅景行。结婚第一晚,傅景行就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所有人都等着她被扫地出门,看她笑话。她夹缝生存,意外成了另一幅面孔的傅景行的家政。白天,她给傅景行做饭下厨,拿他的薪水养着一家人。晚上,她是表面最尊贵的傅太太,却要被他奴役戏弄。当身份识破,傅景行掐着她的脖子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了,不然我让你们母子尸骨无存。她拼命生下孩子,对他绝望透顶,傅景行却悔不当初。5年后,她携萌宝回国,傅景行在机场拦住她,带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宝宝老婆,孩子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苏皖我怕你掐死我们母子。傅景行跪在搓衣板上,豪气云天老婆,我错了。...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本文526号入v,届时有万更掉落,感谢大家的支持,每晚六点更新,比心上辈子,苏怡在勾心斗角的外企赢到最后,却孑然一身,孤独死去。这辈子,苏怡赶上了穿越大潮,穿成康熙后妃之一。绑定了萌娃图鉴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