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贰拾伍拿云握雾(第1页)

  贵妃恰是这种人,她虽然在旁人面前嚣张跋扈,可从不会在圣上面前作出来,更不会让外人看自己的笑话,若是血迹给外男瞧了去,要丢好大的脸面,选择忍着没有声张。这也是圣上知道后妃们对她不满,可依旧还是待她如初的原因。她实在简单,喜形于色,对于其他后妃不过是嫉妒,心里对上者可谓是一片赤诚。

  “臣妾觉得身体有些不适,想去后殿稍作歇息。”

其实她这时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右手藏于身后微扶自己的腰身,额头上也冒了些冷汗,只觉得那钝痛、锐痛越来越重,似要把她的身子撕裂。

  圣上见她神色确实难看,便摆手准她退下。一旁的宫婢们赶忙上来搀扶。这时候不过三月不到的时间,她的肚子还平坦着呢,根本不用这样谨慎。其他后妃见着了觉得她自恃金贵,想着哪位女人有孕不都是这样的,作何要装成弱柳扶风的娇气模样。

  行云望见了,干脆离了席坐,躬身自请,称,“此次宴会是太后娘娘命臣妾差办的,与会的娘娘们理应由臣妾负责。贵妃娘娘如今身子尊贵,这会儿又人多手杂,臣妾恐怠慢了娘娘,陛下或允我一路陪同,届时出了差错也有个可以拿主意的。”

  一般遇上这种事,众人想的都是把自己的责任摘得干干净净,见她居然敢说出这种话,没忍住讥笑了几声,当云妃年纪小不懂事,不知晓后宫之中含血喷人的言语会要了人命。

  男人哪里能体会女子生育的辛苦,更不要说万人之上的尊者,就算关心,很多时候都是落不到实处,进不到女人心里的,这会儿听见云妃的提议,才意识到确实应该给爱妃几分通融,就是娇贵些也无妨。便准了她的请求。

  行云带着小芫走到后面的时候,一眼望见了倚靠在轿辇上坐都坐不住的贵妃。贵妃年近四十,毫不夸张地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孩子了。说不动容是不可能的,行云见她那样小心,难过得眼泪都出来了,平日那样嚣张的一个人,居然也会轻言细语地同婢子说,“快去请太医,快点,我撑不了多久了。”

甚至可以用话语艰难来形容。

  就算太医来了也没用,那么大的药量,回天乏术,大罗神仙也得打道回府。

  “你们快去最近的宫里借几床软被来,我再命人叫辆马车,贵妃这样坐不了轿辇,没人扶着走着走着就要从轿子上摔下来。”

但她清楚自己做的不是什么好事,到底害人性命,不管之前同贵妃有什么仇怨,也不能把自己如今做的事情归为完全无过,于是从小芫那里拿了提前备下的镇痛一类的药物,半跪在地上给斜靠在宫墙上的贵妃喂了些。

  此举和自爆无异,谁会在身上备这种东西。贵妃稍微能从疼痛中清醒过来些便一下子想明白了,很怪,她开口说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斥责她或者怒骂她,而是哀求,“求你放过它。”

  “你若是给它一条生路,我日后必不会再苛责于你,你想要皇后之位就拿去……”

她说得断断续续,很没有颜面,完全不似平日里那副尊贵、盛气凌人的模样。第一回开口求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后辈。

  行云从袖子里取出干净的巾帕,为她认真擦拭额头上的汗珠,轻声哄道,“贵妃娘娘,我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你若是心中有怨,冲着我来便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是想替你姐姐报仇么?还是太子。我只是想为心爱之人养育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我等它等了这么多年。云妃,我答应你,以后再不做伤害你们的事情了。”

贵妃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似乎觉得她身上会带解毒的药物,抑或是她如果肯说出解毒的法子,一切都还有回转的可能。所以那双眼睛,饱含着泪水恳求她,也顾不上平日里两人是敌对关系,心里想着她也是母亲,或许能体会母亲想要保护孩子的决心。

  但她只能摇头拒绝,苦笑着答,“如今我给它生路,日后谁给我的太子生路呢?谁又来可怜我们母子呢?你的父兄,平心而论,他们会因为娘娘人微言轻的话语高抬贵手么?”

她能做的事情很少,她能做的事情屈指可数,此番跟着来便是希望贵妃不那么痛苦地小产,也算是同为的女人的怜惜。可要问再多的心软,不可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马车来得很快,并不似正常流程那般要大半时辰才来,像是提前有人备好。

  行云着人铺好软垫,便跟着上车一同往贵妃的院子去了。情况并不乐观,这会儿的功夫她的下裙已经被血迹浸个全,找不到一处未被污染的,起初她还知道多番哭求,到后面流的血多了,头脑昏沉,只能躺在那里轻缓微弱地呼吸,无助的落泪。

  这画面实在诡异,害人者与被害者如此平和地相处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大概是因为贵妃知道她害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若是此刻再无理取闹把她赶走,身边无人,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那些担不起事儿的宫婢哪里敢做她的主,只有行云有这个魄力能帮她拿主意。

  年轻一些的女人没有生产的经历,但见过大嫂难产的景象,那时稳婆一盆盆往外端着血水,嫂子痛呼的声音愈渐轻微,而全家人只能坐在院子里观天,帮不上忙。妇人生产不易,所以一早便想好了怎么收拾残局,也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打算。

  她能做的不多,只要能把这个孩子做掉,就算因此丧命,后宫里也不会再出现第二个孩子来威胁太子的地位。自己能走到如今的田地,已然满足,“娘娘,稳婆和太医已经在宫里候着了,马上就不疼了。”

轻声安慰。

  贵妃握住她的右手稍稍收紧些,接着出一声轻叹。

热门小说推荐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简介关于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阮月万万没想到,自己穿成宠妃不说,还带着整个师门开启了宫斗!师父你们小师妹是要当皇后的,全体注意,准备协助小师妹!大师兄山珍海味管够!二师姐丰胸秘籍包有!三师兄拿上我的剑,霸王硬上弓!四师兄还有我的迷情符,主动符,颠鸾倒凤符!被攻略的俊美皇帝老婆救命!...

一怒焚天

一怒焚天

作品简介他以残破之躯,战不朽神话他以癫狂之势,破霸世仙山!当恐惧如瘟疫般蔓延,当绝望充满众生双眼,唯有他不顾遍体鳞伤,高高地举起颤抖的手臂,面目狰狞地朝着死亡的方向冲了上去!哪怕只剩我一人,也绝不妥协!一怒,可焚天!书友一怒焚天...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仙神妖魔,王侯将相龙女掌灯,杯中盛海。野狐参禅,猛虎悟道朝游北海,暮走苍梧。仙神存世,妖魔立国。这些原本和齐无惑并没有半点关系。而总是在梦中看到方块文字的齐无惑,那时只想着能够参与来年的春试。直到在做黄粱饭的时候,有个老人给了他一个玉枕头,让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黄粱一梦。黄粱梦醒破凡心,自此大开修行门。金乌飞,玉兔走。三界一粒粟,山河几年尘。把剑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作品简介生父设计,将她送入狼窝,嫁给老丑残疾的大人物傅景行。结婚第一晚,傅景行就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所有人都等着她被扫地出门,看她笑话。她夹缝生存,意外成了另一幅面孔的傅景行的家政。白天,她给傅景行做饭下厨,拿他的薪水养着一家人。晚上,她是表面最尊贵的傅太太,却要被他奴役戏弄。当身份识破,傅景行掐着她的脖子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了,不然我让你们母子尸骨无存。她拼命生下孩子,对他绝望透顶,傅景行却悔不当初。5年后,她携萌宝回国,傅景行在机场拦住她,带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宝宝老婆,孩子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苏皖我怕你掐死我们母子。傅景行跪在搓衣板上,豪气云天老婆,我错了。...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本文526号入v,届时有万更掉落,感谢大家的支持,每晚六点更新,比心上辈子,苏怡在勾心斗角的外企赢到最后,却孑然一身,孤独死去。这辈子,苏怡赶上了穿越大潮,穿成康熙后妃之一。绑定了萌娃图鉴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