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贰拾玖云娇雨怯(第1页)

  门还没关严实,留有一道三指宽的缝隙,这都不算什么,床头那边的窗户大开,他们完全没管过,要是有人无意路过,能把两人衣衫不整的模样尽收眼底。可行云还没来得及打探周遭几眼就被他一把扯进了情欲里,带着难以言明的急切和紧迫。

  太子几年没碰女人了,手掌一触到她就像跌进了泥潭,怎么也站不起来,干脆不挣扎了,放任自己沉沦进去。他吻得认真,是身体的惯性,要她张开双腿相迎,又在低头交吻时松解了她的腰带。

  不多时便被他剥个精光,那对不算饱满的乳肉羞得泛了红,连带着腰背往内含。他不许,双手在她腰后托起,轻轻一抬便要她反弓着往前送。

  她也好久不曾有过男人,刚才一番厮磨中无意用小腿蹭到了他立起的硬物,被他更为粗壮的阳物吓了吓,想着身子没从前好了,不爱出水,唯恐接纳不住,于是咬住了下唇抬手半遮住脸颊,紧张地蜷住了脚趾。

  尽管这样凌乱,空气里布满了两个人喘息的声音,可也能叫她细细打量起自己的心上人。殿下变得比从前更高大,身子也壮实起来,抱着自己就像握一块面料那样容易。再说他的那双眼睛,没以前有感情,复杂的,投射出暗冷的光线。

  但无论何种样子她都喜欢,他更冷硬,她便柔软些。如此正能相配。

  男人握住双乳的力道之大,捏得她忍不住出言轻叫,再带着停不下的娇喘,“啊哈……殿下,哈啊……”

  太子的吻毫无章法地落在女人的胴体上,不光是浅显的吻,更添蚀骨销魂的吮吸,一点点把她的欲火点起来了。

  再往下,他推高了女人的双腿,把软肉从幽暗之地找出来。不需要费更多的力气,只盯着那处看了一眼,太子便没理智了,心里那些说不出来的痛苦与憋闷在顷刻间化成了汗水,一滴滴顺着脸颊滑落,掉在女人的小腹上。

  难怪他们都爱找女人,就算再锋利的宝剑也需要合适的剑鞘。他也需要。

  那东西在见到她的时候就已经硬了,似铁棍,涨得他痛,但伸手去摸她的时候,又觉得阿桑实在是太小了,双腿分得大开也瞧不见缝隙。大喘了几口气,他拉着女人的手帮她上下套弄几回,而后使着起了茧子的右手,狠了心往里塞了三根。

  行云的穴又小又窄,久不寻欢,实在不适应,两条腿不住地往内扣,似要夹住了外来的异物,不许它乱动。但夹得越紧,太子便越想快些要了她,手上的动作便要用更大的力气,把她的穴口撑开。

  慢点。她吃不住太子这样快的勾弄,半撑起身子要伸手去推他的胸脯,可忽然被他摸到了敏感的地方,下身一阵一阵地热、软,内里更是没来由的酸涩。怎么在他身下来得就这样快,一点心理准备也不给。她忽而张大了嘴,半仰起头,不高不低叫了两声后,丢了身子。

  连他也感觉出来行云的不同了,那时候随便抠弄三两下便能摸出一手的水,这会儿捣了小半刻只挤出两三滴。太子忽然记起太傅昨夜和他说的“母妃身子不大好”

,没想到会落在这件事上。

  怕她觉得难堪,男人低头看了两三眼后再次抬头吻她,用以安抚她的情绪。

  她又不笨,知道太子在等她进入状态,只萎靡了不过几次呼吸,便探出舌头与他纠缠在一起,同时伸手从他的衣领处探进去。

  摸到他肩头约两指宽的疤痕时,女人不自主地愣了愣,无言与他对视,又在那凸起的地方来回摸了好几下,沿着走势从他的左肩一路滑到背心。惊得她手指都生了热意。

  “别想。给我好不好?”

他干脆把她托了起来,分腿放在自己身上,要她半趴在自己肩头,乖乖地挨肏。

  女人没试过在上面,感觉到他用力掰开自己臀瓣的时候,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缩起了肩膀,又勾起了脚尖。还是不湿,可她不想让他等太久,于是低头望着他殷切的眼睛,轻轻地点了头。

  他好像笑了一声,又像是没笑,她没听清,只知道他兴奋地往下扶住了那柄粗壮的长剑,带着灼热的温度便要往她身体里撞。先是吻上了她柔软孱弱的双唇,把它们吻得一团乱,然后撬开了始终禁闭着的唇,压着她的身子,朝干涩枯窘的内里奔来。

  “啊啊——”

没有淫液缓冲,所有的感觉都冲着她心口直直地打来,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下面夹得好紧好紧,别说是他了,就是自己也动不了。一时间,什么感觉都来了,说不上是疼,也许是涨,总之这一刻就像有把利刃在她心口上划,刺激得叫她瞬间矮了身子。

  男人哪里知道女人承欢时是什么感受,他们只知道水多不多,逼紧不紧,剩下的全靠女人一张嘴说。怪的是,女人无论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他们会一概理解成,欲求不满,求之不得。

  太紧了,咬得他一下子失了理智,抱着女人的身子就是往下压,直到把她摁在小腹上,两人以最紧密、最深的姿势牢牢地结合在一起。

  她失声叫了两声,闭着眼睛忍受着几乎要把身子破开的力道,想尽了法子放松自己。哪有那么容易,太子尝到了甜头便抱住她的臀肉疯狂地上下挪动,好像每抽动一下,身体里的邪念便会减少一分。

  “啊啊啊……哈啊……好紧,殿下,我太紧了。”

慌不择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男人能不能听懂自己的意思,只是诚实地把心中所想告知他,这般艰难的,说几个字词便要停下来大口喘气。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整个甬道里的皮肉都像是挂在了那物上一样,一推一拉,内里的每一处都能带来难以想象的酸痛。再说他那物比几年前粗壮了些,坐到最深的时候,她只觉得穴口要被撑爆了。没插几回,她就失了力气瘫软在太子的怀里。

  “再来几回就好,阿桑已经出水了。”

他往里咽了一口口水,伸手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腰身,哄道。并不是全无所获,太子感觉到自己的最前头触到了湿润,虽是涓涓细流,可多引诱几回,必能形成潺潺流水。

  太子想做什么她都阻碍不了,只能握拳轻捶他的肩头,而后如小兽般呜咽着任他顶弄。

  弄了没几回,又勾出她的快意来了。行云的高潮总来的不明不白,她还没辨明身体里究竟是些什么感觉,忽然小腹一暖,穴口一松,叫他捣得轻松了,紧跟着不出三次呼吸,她便抖着开始夹缩,一下一下,伴随着身体里忽然涌出的液体,一齐给了他。

  “啊……”

她喊到一半喊不出了,放在床边的左脚忽然滑落,悬于半空,同时趾尖向上提起。

热门小说推荐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简介关于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阮月万万没想到,自己穿成宠妃不说,还带着整个师门开启了宫斗!师父你们小师妹是要当皇后的,全体注意,准备协助小师妹!大师兄山珍海味管够!二师姐丰胸秘籍包有!三师兄拿上我的剑,霸王硬上弓!四师兄还有我的迷情符,主动符,颠鸾倒凤符!被攻略的俊美皇帝老婆救命!...

一怒焚天

一怒焚天

作品简介他以残破之躯,战不朽神话他以癫狂之势,破霸世仙山!当恐惧如瘟疫般蔓延,当绝望充满众生双眼,唯有他不顾遍体鳞伤,高高地举起颤抖的手臂,面目狰狞地朝着死亡的方向冲了上去!哪怕只剩我一人,也绝不妥协!一怒,可焚天!书友一怒焚天...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仙神妖魔,王侯将相龙女掌灯,杯中盛海。野狐参禅,猛虎悟道朝游北海,暮走苍梧。仙神存世,妖魔立国。这些原本和齐无惑并没有半点关系。而总是在梦中看到方块文字的齐无惑,那时只想着能够参与来年的春试。直到在做黄粱饭的时候,有个老人给了他一个玉枕头,让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黄粱一梦。黄粱梦醒破凡心,自此大开修行门。金乌飞,玉兔走。三界一粒粟,山河几年尘。把剑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作品简介生父设计,将她送入狼窝,嫁给老丑残疾的大人物傅景行。结婚第一晚,傅景行就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所有人都等着她被扫地出门,看她笑话。她夹缝生存,意外成了另一幅面孔的傅景行的家政。白天,她给傅景行做饭下厨,拿他的薪水养着一家人。晚上,她是表面最尊贵的傅太太,却要被他奴役戏弄。当身份识破,傅景行掐着她的脖子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了,不然我让你们母子尸骨无存。她拼命生下孩子,对他绝望透顶,傅景行却悔不当初。5年后,她携萌宝回国,傅景行在机场拦住她,带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宝宝老婆,孩子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苏皖我怕你掐死我们母子。傅景行跪在搓衣板上,豪气云天老婆,我错了。...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本文526号入v,届时有万更掉落,感谢大家的支持,每晚六点更新,比心上辈子,苏怡在勾心斗角的外企赢到最后,却孑然一身,孤独死去。这辈子,苏怡赶上了穿越大潮,穿成康熙后妃之一。绑定了萌娃图鉴系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