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酒吧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叁拾壹雨魄云魂(第1页)

  你知道这是在正常情况下不能被实现的话,甚至不能被这样武断地抛出来。但行云觉得就是说出来哄骗自己的,也能叫她的心防在一瞬间瓦解。女人先是鼻头一酸,而后抿住了双唇,看着他掉了好几颗眼泪。

  说不出话,生怕这样的梦境被自己无端的言辞打碎,她便望着布满水意而愈渐朦胧的他,软了身子,只剩下与他相接之处又酥又麻的知觉还存活着,没过多久,这具身体就彻底软烂得不成样子。让他不停地捣,捣出浆,捣成沫,捣得下身淫乱一片,像被干了几天几夜那样,嫩肉上刚抹开的痕迹还没干透,就会被身体里流出来的新的水液覆盖。

  等心头那阵忽然涌上来的潮水慢慢退下去,她才又能张嘴说话,不对,不是理智地说话,她的理智已经被扯坏了。这一刻该是被男人一把摁进水池里那种不生不死的状态,眼睛虽然还在望着水面上的天空,可视线已经被水流扭曲,不正,歪掉了。所以这会儿心里想的一定是,既然活不了,那就干脆死得更癫狂一些,便要下意识地踹蹬那尚在水缸外的双腿,要同他做得更淫乱。

  她放声叫了好几回,摸到能用的艳词想也不想便往他身上扔,“啊……哈啊……求你肏死我。”

语气是那样坚决,非要他把浑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不可。

  这话放在任何时候都能点燃他,可是不巧,他刚从战场上走下来,对“死”

实在敏感,听到这个字的瞬间,呼吸就突然停止了,转而变重。如果她用的是“操烂”

或者“肏坏”

,都比“死”

能让他多保持一份理智。可话已经说出口,再无回转的可能。太子脑子里的弓弦在某一刻突然绷断了,这是另一样近几年里养出来的习惯,多番眨眼静思也没用,不需要多久,眼神里的温情便会被一种无比狠厉的冷光替代,它们会致使全身的力量都变得更沉重,乃至于引他不自主地拔出藏于腰间的短刀,让那嗜血的刀尖显现于人前。*意向引用,作者常用写作手法。

  适才那些轻柔的温存不能叫他满足了,只有暴力才能与被唤醒的血性对等,他内心那些压抑已久,不得释放的各种情绪,需要通过能被撕裂的通道宣泄出来。他环顾四周,遍寻不获,那双凌冽的能杀人的眸子最后无助地落在她的身上,垂下来,落在女人双腿之间被自己干得合不拢的红肿之处。他来不及解释,他的喉咙被上涌的血腥之意封住,如果不继续干她,那些利刃便会把他劈得四分五裂。

  所以他皱紧了眉头,又无力地闭上眼,不喘气,接着松开了在她腰间的手,果断往后伸,用力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腕,把它转到身前。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身子便被他抓着往下翻,翻到整个人趴在垫子上,再被他夹在双腿之间。以前也不是没被他从后面弄过,但那时她尚有可以活动的空间,觉得太刺激了还可以往前推推,把他的东西稍微拔出来些,不许他插那么深。谁知道这会儿被他压住了,没法动。

  他跪坐在女人的大腿上,也不在乎她能给自己留出多大的空隙,身子微微前倾,将左手撑在她的肩膀边上,而后低下头去瞧那对圆润的股肉,没犹豫,把右手压放在了她的后腰处,用了不少力气。她一点自由不剩。

  也就是她刚把自己的胸口撑起来点,给自己留些呼吸的余地时,他那滚烫粗壮的东西就磨着大腿内侧挤进来了。不能叫挤,还不够狠,得是闯、撞、捅全加在一块那样猛烈,是她从没经历过的如狼似虎的冲击,太强了,第一回往前便惹她高声喊叫,“啊——”

  但叫声不怎么管用,她还要抓住一处暗自强忍。通过其他的地方能看得更清楚些,她的那双脚,此刻正死蹬着垫子,脚筋绷到最紧,还有她的臀肉,被他顶得往高处推,推到最深处的时候,连带着小腹到膝盖的地方都悬空了。她像是被那柄剑吊了起来。

  太子不知她的苦楚,也感觉不到有东西阻碍他继续前进,他的眼睛都被那片血色浸染了,只想着往前突破那层屏障,好叫他从嗜血的烟尘里逃出。

  “啪啪啪——”

穴口被撞得变了形,连搅动泥潭的声音都生了变化,从闷顿的鼓水声,化为了锐利的破水声。好多好多的水,像在哭,流不完似的,把他红热的肉棍洗刷了一遍又一遍,却依然不管用。

  他摆动着腰,连同整个背部的精肉都因为肏弄她而爆起。每一下都将要了她的命。

  可女人被肏开之后是不会再喊停或者要他轻一些的,正是梦寐以求的欢爱,所以就算真的烂了,她也会痴痴地笑出声。

  “嗯啊……哈啊……哈……”

行云仰头向前,长大了嘴。不敢睁眼,一睁眼就要暴露出她已经被操翻的事情。口水和穴里的水一样丰富,她没办法呼吸,便收不回去。它们就从嘴角滑出来,一点点下落。

  哪里还有意识,她爽得一直在抖,肩膀、臀肉、小腿,一缩、一弹、一摆。真到高潮冲过来的时候,她有种自己已经死了的错觉。这他妈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快意,行云爽到声音都开始断续、颤抖,内里的夹缩同痉挛一样,完全停不下来,好像今天就要把他掐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他那股疯的劲儿用完了,能浮出水面的时刻,沉默良久的男人才终于又有了沉重的喘息声。太子睁开眼去看被自己压着肏的阿桑,意识到身体快要爽爆了,腰间麻,射意正浓。

  便忽然抬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像每一日做的那样,驰骋烈马,扬起鞭子在她的股肉上抽打了好几下,咧着嘴笑道,“看老子今天怎么弄死你。”

  糙话,和兄弟们学的,说是女人听了就要骚,拦都拦不住。

  果不其然,她听完此语,爽快地笑了好几声,似乎是乐在其中。亲眼可见,女人身上从贵门穿出来的端庄被他尽数撕去,而后裸露着,给他望见了被肉欲渗透殆尽的媚骨。

  真骚,又听话又好肏,男人这会儿面上笑着,心里估计在想,就是死在她床上也愿意。

  如此猛肏数百下,他红着眼伏在女人身上,低吼着在她快而强烈的夹缩中射了出来。拉住她的腰身,把肉棍顶在甬道最深处,一滴也没漏,全给了她。

热门小说推荐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

简介关于救命,团宠小师妹被暴君宠上天了阮月万万没想到,自己穿成宠妃不说,还带着整个师门开启了宫斗!师父你们小师妹是要当皇后的,全体注意,准备协助小师妹!大师兄山珍海味管够!二师姐丰胸秘籍包有!三师兄拿上我的剑,霸王硬上弓!四师兄还有我的迷情符,主动符,颠鸾倒凤符!被攻略的俊美皇帝老婆救命!...

一怒焚天

一怒焚天

作品简介他以残破之躯,战不朽神话他以癫狂之势,破霸世仙山!当恐惧如瘟疫般蔓延,当绝望充满众生双眼,唯有他不顾遍体鳞伤,高高地举起颤抖的手臂,面目狰狞地朝着死亡的方向冲了上去!哪怕只剩我一人,也绝不妥协!一怒,可焚天!书友一怒焚天...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

仙神妖魔,王侯将相龙女掌灯,杯中盛海。野狐参禅,猛虎悟道朝游北海,暮走苍梧。仙神存世,妖魔立国。这些原本和齐无惑并没有半点关系。而总是在梦中看到方块文字的齐无惑,那时只想着能够参与来年的春试。直到在做黄粱饭的时候,有个老人给了他一个玉枕头,让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黄粱一梦。黄粱梦醒破凡心,自此大开修行门。金乌飞,玉兔走。三界一粒粟,山河几年尘。把剑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齐无惑全本免费阅读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诱爱!九爷占有她后上瘾戒不掉了

作品简介生父设计,将她送入狼窝,嫁给老丑残疾的大人物傅景行。结婚第一晚,傅景行就现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所有人都等着她被扫地出门,看她笑话。她夹缝生存,意外成了另一幅面孔的傅景行的家政。白天,她给傅景行做饭下厨,拿他的薪水养着一家人。晚上,她是表面最尊贵的傅太太,却要被他奴役戏弄。当身份识破,傅景行掐着她的脖子把你肚子里的野种打了,不然我让你们母子尸骨无存。她拼命生下孩子,对他绝望透顶,傅景行却悔不当初。5年后,她携萌宝回国,傅景行在机场拦住她,带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宝宝老婆,孩子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苏皖我怕你掐死我们母子。傅景行跪在搓衣板上,豪气云天老婆,我错了。...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清穿九龙争着叫我娘

本文526号入v,届时有万更掉落,感谢大家的支持,每晚六点更新,比心上辈子,苏怡在勾心斗角的外企赢到最后,却孑然一身,孤独死去。这辈子,苏怡赶上了穿越大潮,穿成康熙后妃之一。绑定了萌娃图鉴系统的...